Tuesday, July 28, 2009

Rehabilitation center incident - 回力醫院事件

回力醫院事件

記憶中高一下或高二上的一個週末,班上一組同學被選中到市郊的回力醫院探訪併慰問受傷的士兵。回力醫院設施裝備簡陋,充其量祗是個傷兵集中營,到處是躺滿傷兵的木架床,學校這個頂呱呱的主意其實未免高估了我們這班十五六歲的優秀華裔學生,整個淒風苦雨的上午,看到的都是斷手斷腳甚至血跡斑斑的傷兵,即使少數平時越文流利的同學也說不出什麼話來,慰問更是連邊也摸不著,幾個被血淋淋的場面嚇唬了的女生更加花容失色站得有幾遠就幾遠,整個探訪過程在沒有老師的領導下確實為母校爭光不少。

回到學校時已經是下著毛毛雨的下午,又餓又濕的我們一心以為會有老師等著彙報,或者來個茶點接待什麼的,但見歡迎我們的祗有冷清清的校園,上午送我們上車的老師早就回家度週末了,心理上經歷了半天的折騰煎熬,糾纏出一種被出賣了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在無處發洩之下,大家一起鬧哄,有位同學把體育室的閣櫃打開了,取出幾個籃球,男生女生一起跑到籃球場上在毛毛細雨中玩個不亦樂乎。坦白說,那場球是我在校五年最痛快的一刻,可能是因為發洩了長久以來抑壓著的對兵役的憂慮與戰爭的恐懼,祗不過那時天真戇直,實在想不起當日有沒有透視裝的出現。

這件事假若就這樣完結就好了,可惜即使我們事後已把籃球放回體育室,翌日還是引起大風波。訓導處因為我們私自取出公物(指籃球),大發雷霆,可是犯規的卻全是甄選出來的優秀分子,要怎樣懲戒倒還真傷腦筋。後來或者在「因材施教」的原則下,即使當日整組同學犯事,祗有幾個精英分子中的「精英」才被傳到訓導處個別「祭旗」,或者亦因為「因財施教」的關係,訓話內容亦有不同的版本:
天字輩:「你父親在西堤是有頭有面人士,希望你不再做出令學校為難的事。」
地字輩:「學校為了栽培你們做了這麼多,你們為學校做少少事就要求報酬?」

親愛的老師啊!我們祗是幾個十多歲生長在城市的孩子,可不是什麼革命烈士,您貿貿然的把我們送到血淋淋的場面,那可真是十分的苦心栽培啊!
。。。。。。。
。。。。。。。
這件事對當年一個樸實的稚子之心,影響深遠,一旦公諸於世,雖未免有多少不敬,但數十年來有若魚骨憋在喉,不吐不快。
不過我年事已高,已經差不多完全忘卻涉及這件事的同學名單和老師名字,所以您如果當日有幸參與,祗須會心微笑,亦不必公告天下,免得秋後算帳,哈哈!

3 comments:

  1. 這件事對當年一個樸實的稚子之心,影響深遠,一旦公諸於世,雖未免有多少不敬,但數十年來有若魚骨憋在喉,不吐不快。不過我年事已高,已經差不多完全忘卻涉及這件事的同學名單和老師名字,所以您如果當日有幸參與,祗須會心微笑,亦不必公告天下,免得秋後算帳,哈哈!

    ReplyDelete
  2. Lu :
    That is why we Chinese lag behind of the Westerner.In HK It was no different with that much.However,today's teachers in HK change a lot but the problemes are from the parents ( many parents grow up in mainland China who don;t know how to guide their children ).
    All & all why most Chinese peoples' behaviours oppose to our inherit culture ? It is because of Cultural Revolution .

    ReplyDelete
  3. 人的適應性,忍耐力和記憶力往往令人難以置信,尤其是從戰爭蹂躪的紛亂複雜地區長大的孩子。
    往好的一面看,我學到從孩子的角度看世界,也學到替別人的行為找理由,更重要的是,從那時起我意識到灰色地帶的存在而學會在那裡生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