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2, 2016

2016 尋根之旅

2016 Sai Gon Reunion - 來自各地的 A 班同學聚首於西貢堤岸


1 comment:

  1. 以下是班長馮玉玲對這次Reunion寫下的墨寶:
    ==
    前序
    十年前發個脾氣,牛都拉不回來
    十年後生個氣,轉眼就覺得沒必要
    時間漸漸磨去了年少輕狂,也漸漸沉澱了冷暖自知
    十年前,連多愁善感都要渲染得驚天動地
    十年後,越痛越不動聲色,越苦,越保持沉默
    十年前,我們揣著糊塗裝明白
    十年後,我們揣著明白裝糊塗
    成長就是將你的一切都變成心靜如水
    將一切情緒調整到靜音模式
    ===
    回首
    飛機在胡志明市的新山一機場降落,是的,這裡是胡志明市了。
    上次來是我五十歲生日,那年,是第一次還鄉。今回,是再度回首。是的,我又來了。
    打算逗留十天,主要是跟舊日的同學相聚。不過,並非全程的時間都跟同學在一起,只不過是大家聚幾餐,然後他們跟旅行團去,而我則自行自助遊。
    見到闊別多年的同學,不知怎的,每個人都好像沒變,但卻又變了很多。奇怪極了,見面所看到聽到的,全是一些不再熟悉的人和事了。
    不是嗎?個個都身帶手機,用手機拍照,在手機看相,都來談手機的功能,而手機也一一回應我們,投入世界才多久呢?而現在人人都可以憑手機去掌握世界,不可思議呀!活在這個年代真有意思,舊日情懷經已過時,啊!生於斯!長於斯!再度歸來,已不復如斯!
    這場聚舊讓我看到,時空並沒有因為我們而倒回走。曾經,時間和空間讓我們可以一起上學;然後,也是時間和空間,把我們分隔各自成長;現在,能夠聚首,我們要靠回憶來重溫舊日呢!
    值得高興的是,大家在流離變動的年代仍能有所聯繫,分隔這麼遠這麼久,好朋友的,依然是好朋友。值得「贊」呀!因為那是難得的,不是嗎?
    我住的地方是網上找來的背囊旅舍,八塊美元住一晚,每個住客進去都得脫鞋赤腳走,挺乾淨,很有回家的味道。
    這次回來的同學則大部分是住在另一條街的五星級酒店,我們全體在酒店集合,並使用裡面的設施,還可以享用咖啡糕餅,相當高檔的。
    那要感謝我的幾位住在五星酒店的同學,他們付上百元來住一晚,而我只住八美元的旅舍卻走進去跟他們免費享用茶點,哈哈,佔上便宜了。
    現在想來,活到這把年紀卻住八元的背囊旅舍,有點不光彩。但當時並沒去理會這些,我所想的是八人房內可以跟其他房客擠在一起交流,從不認識去認識,才有意思呀!何況住背囊旅舍的房金便宜,省它一筆,日後可以用在別處呢!
    人呀!錢多錢少是看不清一個人的,但是怎樣花錢就可以看出一個人了。我不縱容自己去花錢,而是提醒自己要善用金錢,我喜歡用錢來琢磨自己,久而久之,個人變得不同了,待至發覺,我已經從原來的我變成現在的我了。
    來到越南,我跟一位師父聯繫,他是五年前我去印度時認識,當年在印度結下的一份緣,現在有人來越南找他,師父很高興。他在電郵告訴我,他的寺廟在隆安,過幾天有一個團從美國德州來他的佛堂搞慈善活動,若是時間許可,叫我不如同一天來吧!
    那天是2016年12月15日,我加入並見證一場濟貧活動。我們在隆安省的華龍寺分發一百二十份救濟品給村里的貧民,除了米麵油鹽之外,每個家庭可領十萬元越幣。
    過程中,我忙拍照,一位大叔來到我的鏡頭面前對我說,接到這些救濟品是充滿感激的,他又告訴我,窮人很苦,沒得吃是很淒涼的。我垂目點頭,但說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他。
    分派工作接近尾聲,我走出外面目送村民離開,他們吃力的抬著五公斤米,一公斤鹽,兩公升生油,一瓶醬油和一箱公仔面。
    一名婦人向我走來,伸手叫我給她兩萬,她想要這錢來找人替她載救濟品回家。不知怎的,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我揚手指向寺廟,叫她去問佛堂拿。我下意識的討厭貪得無厭的人,剛剛才領了十萬,出來見到人,又想多討兩萬。
    這次辦慈善讓我認識到貧窮的嚴重性,以為需要的是物品與金錢,但是給了,卻使得有些人助長貪念,當時很迷茫,關於濟貧,究竟要如何去做才算是幫助他們呢?
    想要做好心做好事,但是卻又節外生枝,可沒想過,村里貧苦的父老鄉親,窮到沒得吃的人哪裡有力氣?贈送再多的物品,叫他們去接收,也造成困擾,因為呀!我見到有些人並沒力氣來抬這些救濟物品回家呢!
    鄉下落後,生活條件很差,我來回的走一趟,心中滿是傷感,加上又勞累,出到胡志明市,我好像生了病,到處問人會不會刮痧,我感到體內有些什麼困在裡面,需要找人替我刮一刮。
    後來,在附近見到一家按摩店,門上貼有旅遊單位認可的標誌,太好了,因為出外旅行,要很小心,既然有單位推薦那就可以較為放心。於是推門,店員建議我做草藥按摩,那是按摩結合草藥熱敷,一個小時之後,整個人又是一條龍了。
    寫到這裡,自己覺得好笑,怎麼用龍來打比如呢?想來是這幾天看了不少有關雕塑龍的畫像吧!腦袋裡還把龍連結到幼時讀越文,聽過龍兒仙孫的故事,據說越南人是這樣比如自己的。啊!當初的龍兒仙孫,輪到現在,經已分佈全球,而越南,已是今非昔比。時間並沒有腳,也沒有翼,但卻是會走會飛。歷史亦如是,很不可思議,怎麼想也想不到的。
    後來的兩天,我哪裡都不想去,只在旅舍附近走走看看,對於吃不再那麼感興趣,也不想上館子,處處人頭湧湧,吵吵鬧鬧很不自在。況且我只有一個人,叫餐也不好叫,索性就坐在街邊賣果汁的檔口,見走販路過,誰賣什麼我就吃什麼,另一種滋味呢!
    街上車多人多灰塵更多,我問我自己,要不要找個地方來躲避?抑或就此去體驗滾滾的紅塵?結果我選擇後者,一個人在街上左看右望的注意著市民是如何地謀生。
    眼前見到的是各樣各式的搵食形式,較好的有個檔口,有些是擔擔,有些是推推,賺取的是蠅頭小利。我在想,夠養家嗎?
    教育下一代,他們注重些什麼?看了覺得可憐,媽媽賣果汁,孩子就幫手洗杯抹抬,不去想別的,就只是開檔收檔的過日子。
    啊!我只是稍為放慢腳步,便看到人海裡頭充滿著無限悲傷。現實世界很現實,怪不得謀生搵食又叫做去挨世界,看到他們真是挨得好辛苦,看著看著,惻隱之心,油然而生,邊走邊想,在人潮中,我一個人,含淚無言,想到自己,若是當年不離開越南,我的狀況會是怎樣呢?我真的想像不出我會怎樣?正如我想像不到如今的我會是這樣。
    寫到這裡,不想寫下去了,我所見的只是胡志明市的街頭一角,卻勾起傷痛。其實,越南旅遊是多采多姿,吃喝玩樂什麼都有。可是,我自己寡聞孤陋,很多都未有涉及,因而想不出要拿什麼來寫,算了,還是讓見聞廣博的人去寫吧!
    再會!

    馮玉玲
    知用第卅六屆甲班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