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3, 2012

天梯 - 情人節獻給天下的有情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_popup?v=eBvarz3DY00


20世紀的楊過與小龍女--劉國江和徐朝清
=====================
2006年探險隊在深山裡偶然遇見了劉國江和徐朝清夫婦,這對相依五十多年隱居山林半世紀的老人的愛情故事才被世人揭開。
劉國江十六歲時,二十六歲的徐朝清不幸喪夫守寡,孤兒寡婦令血性方剛的小夥子劉國江不勝愛憐。
劉國江十九歲時,為避開村民的閒言碎語,毅然和二十九歲的徐朝清私奔,逃至江津中山鎮南部海拔一千五百多公尺的深山老林,
他們的家園和村裡原本只有一條荊棘叢生的小路相連,當年他們便是由這條路上山的。
為了讓愛人上下山安全,劉國江就在這山崖峭壁上開鑿出六千級的愛情天梯,並徒手營造兩個人的愛情家園。

1 comment:

  1. “愛情天梯” 的真人真事

    2007年12月12日下午,享譽海內外的重慶江津中山古鎮“愛情天梯”男主人公劉國江病逝,享年72歲。老伴徐朝清悲痛不已。她稱,無法承受這一突如其來的打擊,不知道今後一個人該怎麼辦。

    五十多年前,江津中山古鎮高灘村村民劉國江和比他大10歲的寡婦徐朝清相愛,遭來村民閒言碎語。他們攜手私奔到與世隔絕的深山,過著近似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靠野菜和雙手養大7個孩子,互稱“小夥子”和“老媽子”。雖然“老媽子”一輩子也沒下過幾次山,但為讓愛人出行安全,“小夥子”一輩子忙著在懸崖峭壁上鑿石梯通向外界,一鑿就是半個世紀,從小夥子鑿成老頭子,鑿出6000多級“愛情天梯”。

    2006年,這個故事一經報道後,在全國引起轟動。來自國內外百多家媒體和不少遊客蜂擁到中山古鎮,攀爬“愛情天梯”,探望這對老妻少夫。當地政府更是以此開始打造愛情天梯旅遊景點。劉國江、徐朝清夫婦曾被評為2006年度感動重慶十大人物,他們的愛情也被評為中國當代十大經典愛情故事,還有人擬將其拍成電影。

    據了解,劉國江因腦血管破裂病逝。本月7日淩晨3時許,劉國江像往常一樣起床去地裏看莊稼,約一個小時後,他回到家,突然癱倒在地。12日下午4時40分,劉國江在兒子家裏閉上了眼睛。劉國江病逝後,前來悼念的鄉親絡繹不絕,當地政府主要領導也連夜前往悼念。

    自從老伴摔倒後,徐朝清就幾乎不吃不喝。老伴去世後,她一直以淚洗面,反復說不知道今後一個人該怎麼辦。她說,待自己去後,要和老伴劉國江一起葬在“愛情天梯”的盡頭。

    “我們要為他們的‘愛情天梯’建一個愛情博物館,派專人看護。”中山鎮黨委書記程縱挺說,他們將讓6000級愛情天梯維持原樣,並修建防護欄。劉國江和徐朝清居住了半個世紀的小屋就是愛情博物館,也將保持原樣。博物館裏,將陳列著見證這對絕世戀人的所有物品,包括劉國江用過打鑿“愛情天梯”的鋼釬、鐵錘、用了半個世紀的煤油燈、發黃的毛主席語錄、本報關于“愛情天梯”的報道……

    當地政府還透露,劉國江的葬禮在本月18日舉行。

    整整一天了,82歲的徐朝清幾乎沒挪動過身子,靜得如同雕塑。她一直木訥地坐在“小夥子”的遺體旁,哀怨地凝視著面前那具黑木棺材。裏面,裝著那個曾承諾要陪她一輩子、照顧她一輩子的愛人。對徐朝清來說,老伴走後這一天,比她和“小夥子”在山裏隱居的半個世紀都要長。

    昨天的江津中山古鎮長樂村,那座叫半坡頭的山腳下,那6000級“愛情天梯”的起點處,空氣依然清新,流水依然清澈,桫欏林依然茂盛,空曠的山谷將淒婉的哀樂尾音拉得很長很長……

    “小夥子”劉國江的靈堂就設在三兒子劉明生家裏。“你走了,我一個人怎麼辦?”低沉的旋律中,徐朝清不停重復這句話。

    沒人能回答她,徐朝清也不需要別人回答——“小夥子”的去世,帶走了她的一切,甚至6000級“愛情天梯”于她,都已無意義。

    徐朝清不時把臉貼在棺木上,用手撫了又撫。淌下的淚還挂在腮邊,新的淚,又溢出眼角。

    “你走了,今後我一個人怎麼辦”

    “要是不摔那個跟頭……”徐朝清喃喃道。

    7日淩晨3時許,劉國江像往常一樣起床去地裏看莊稼——猴子、野豬等動物常常半夜來糟蹋——約一個小時後,劉國江回到家,剛在床頭坐下,突然栽倒下去!

    “小夥子,啷個了?快起來!”徐朝清驚慌撲上去,拼命搖動老伴。劉國江毫無聲息。

    “劉三(指三兒子劉明生),快來,你老漢不行了!”黑暗中,徐朝清衝到半坡山頂,也是“愛情天梯”最頂端,對著山下淒厲地喊,全不顧住在山腳的兒子能否聽到。山間,只有她自己帶著哭腔的回音,和雨滴打在樹葉上的聲音。

    徐朝清又踉蹌著跑回屋,奮力將體重是自己近兩倍的老伴扛上床,蓋上鋪蓋——海拔1500米的山頂半夜很冷。

    “下山找兒子。”這是徐朝清惟一能想起要做的。她拿起電筒,在夜雨中衝下山去。

    和“小夥子”上山半個世紀以來,這是徐朝清第一次將老伴留在家裏,自己一個人走這6000級天梯——“都是他牽著我的手,扶我下山。要不,他下山辦事,我在家裏等他。他從不放心我一個人走山路。”徐朝清對記者說,但她的眼光依舊定格在那具黑木棺材上。這一次,在這個雨夜,徐朝清終于獨自下山——她要救老伴!

    雨夜裏,濕滑的天梯上,徐朝清第一次嫌這6000級要走這麼久。她一次次摔倒,一次次爬起來……5時許,她終于擂開兒子的房門。

    “我嚇呆了。萬萬想不到媽媽半夜三更會一個人下山,還蓬頭垢面的,渾身裹滿了泥。”劉明生說,他當時差點沒認出自己的親娘。

    劉明生叫上妻子陳洪治和家裏所有人,飛奔上山。“母親非要和我們一起上山,但她的肩、背和腰已經摔傷了。我們沒準她跟來。”

    天未亮,劉明生等人已趕到山頂。此時,劉國江已無法開口說話。“我們準備抬他下山時,他艱難地舉起手,顫抖著指了指櫥櫃上的全國十大經典愛情證書,和一日本友人為他和媽媽畫的像。”劉明生明白,父親是要他將這些東西一起帶下山——那都是父母絕世愛情的見證。

    “抬著父親下山後,老遠,就看到冷風中,母親抱著雙肩,站在院壩上,向山上張望。天剛亮,我們就把醫生請到了家裏。”劉明生說。

    醫生診斷,劉國江是腦血管破裂,導致腦淤血。

    “你說了要照顧我一輩子,陪我一輩子的,啷個就先倒了。今後我一個人怎麼辦?”這是徐朝清那天對“小夥子”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你說要帶我坐飛機火車,你說話不算話”

    此後6天裏,劉國江一直處于半昏迷狀態。“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但我們說什麼,他能聽懂。”劉明生說,父親臨走前幾天,母親一直守在他身邊,幾乎沒吃過什麼東西。

    6天裏,劉國江能做的,只是讓“老媽子”拉著自己的手,聽她回憶半個世紀以來,在深山老林裏,與世隔絕的生活。

    每當看到那些帶下山來的證書、畫像,躺在床上的劉國江就會眼神發亮。那幅畫像,是今年3月,一位日本友人專程上山看他們時帶去的。“我在網上看到你們的愛情故事,太感人了,這是我在日本憑感覺為你們畫的年輕時的畫像。”當時,聽了翻譯的話,徐朝清笑著說:“不像,不像。”但此刻,徐朝清卻笑不出來:“我說不像,‘小夥子’一個勁勸我‘收下嘛,別人一個心意’。”

    兩年來,很多素不相識的人上山看他們,也給這對與世隔絕的戀人帶去很多山外的東西。一開始,他們害怕,也不習慣“凡人”打擾他們。在經歷了惶恐、逃避、好奇之後,已能坦然嘗試接受外面的世界,他們的生活因凡人的打擾而變得逐漸“文明”起來。不變的依舊是那份質樸,那份不染塵垢的愛情以及那條“愛情天梯”。

    “我們的日子是越來越好過了,政府給我們送來電視,你還沒看夠,卻要丟下我走了。我一個人活著還有啥意思?!”徐朝清的語氣幽怨:經典愛情故事頒獎時,你去過湖南,還坐過飛機。重慶十大感動人物,你又去了重慶,見過那麼大的場面。每次,你都說我身體不好,不讓我去。你說過哪天要帶我坐飛機,坐火車。你還說你身體比我好,比我年輕,要給我送終。你說話不算話……徐朝清旁若無人地對著棺材埋怨“小夥子”,語氣中,帶著往常慣有的嗲聲。

    12日那天下午,劉國江突然有些煩躁,他用顫抖的手指示意“老媽子”將證書和畫像放到他身邊。“我給他拿來了,他還在那兒指。我順著他的手指看去,是一把放在墻角的鐵錘。”徐朝清突然明白了,她將鐵錘拿來,又找來一根鐵釬,放在老伴身邊,劉國江終于安靜下來。

    當天下午4時40分,劉國江在兒子家裏永遠閉上了眼睛。身邊,放著最能見證他們絕世愛情的物品。

    “父親去世時,他們倆的手一直緊緊握著。我拖了好久都沒拖開。”劉明生說不下去了。

    “你走了,誰來陪我唱《十七望郎》”

    “我們兩個一天也分不開”,記者想起兩年前,第一次見到劉國江夫妻時,他們說的話。但現在,這個經典的愛情故事卻殘酷地出現了“斷層”。徐朝清說,“小夥子”的去世,帶走了她的一切。她不知如何應對今後的生活。

    劉明生說,他們會把劉國江葬在山頂,“愛情天梯”的盡頭,再接媽媽在自己家住下。但徐朝清不高興了:“不行,你爸葬在哪,我就要住在哪。我要一直陪在他身邊。沒有我,他也會不習慣的。”

    “你走了,哪個叫我‘老媽子’,哪個來陪我唱《十七望郎》?”記者離開時,徐朝清仍趴在黑色棺材上,和“小夥子”說著自己的心裏話。

    淒婉的哀樂中,徐朝清又哽咽著,輕聲唱起那首她以前和老伴最喜歡唱的山歌——《十七望郎》

    初一早起噻去望郎

    我郎得病睡牙床

    衣兜兜米去望郎

    左手牽郎郎不應

    右手牽郎郎不嘗

    我又問郎想哪樣吃

    郎答應:百般美味都不想

    只想握手到天亮

    初二說噻去望郎
    ……

    “小夥子”走了,但“愛情天梯”還在,愛還在,愛情亙古不變。

    (本文來源:重慶晚報 作者:朱昕勤 周立 吳子敬)

    ReplyDelete